“你们的编制将转移到我麾下。”秀一说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,以后根部会和暗部重新融为一体,希望你们有个心理准备。”

“可是…我们和暗部的任务要求有很大不同,培养方式也完全不一样。”油女龙马继续道:

“以如今暗部的作风,那些新人恐怕很难承受过于残酷的内心考验,去执行我们的任务很可能会以失败告终,而要更好的保护村子安危,某些较为阴暗的行为是必不可少的。”

秀一正色地回答:“这个我自然知道,所以未来进入你们这支特殊分队的人员,都会挑选心里承受能力较强的忍者,真要有难以处理的事情,我本人也会亲自出马。”

“……”

关于根部的事情他特地和三代等人商讨过,让团藏独自背负村内的黑暗,时间久了对一个人的性格影响太大,导致其做事风格越来越不择手段。

虽然以后灭绝人性的任务会逐渐减少,但也不能一刀切直接砍掉。

刚好根部分队的框架还在,本来他们的职责还包括向暗部输送人才,现在则是由暗部成员反向补充,继续执行一些强度很大的任务。

至于效果怎么样还是要做了才知道,秀一会随时关注这方面的情况。他已经预想到,能自由离村的日子不多了……

过了几天,伤势不轻的三代火影就重新出现在办公室内,火影袍包裹住了绷带缠绕的伤口,

许多忍者均未发现异常,火影大人的语气依旧如往日般和蔼,只有少数心细之人才察觉到,他脸上的皱纹愈发沉重,面容宛如失去不少血色一般,有些苍白。

火影楼天台顶,秀一倚靠栏杆而站,身后除了猿飞日斩还有两位顾问。

出动了多支暗部小队,村子很快找到了自来也的行踪,这次的大事件可不同以往,尤其是轮回眼的现世,让他无法淡定的在外游荡。

唰!

一道高大魁梧的人影翻身上楼,狂放的白发垂过腰间,双眼下方的红色印记看起来有些僵硬,没有往日那般潇洒不羁。

“老头子,你看上去不是很好,是大蛇丸那家伙搞的鬼吗?”自来也表情凝重:“还有…关于轮回眼,真如你们所说的那样……”

“这次叫你回来就是让你把话说清楚!”转寝小春的拐杖用力敲了下地面,厉声问道:

“多年前那次在雨之国的长久未归,是否发现了轮回眼却不通知村子?还私底下传授忍术,让团藏他遭遇不测?”

“小春,你冷静一点。”水户门炎缓和了一下气氛,拿出一份卷轴递给自来也,“这是团藏死前留下的,还有很多从根部整理出来的情报,你先看看。”

自来也马上接过看起来,不一会儿眉头紧锁,“很多双轮回眼?这怎么可能!”

“而且我当年离开雨之国不久,就收到了他们已经死亡的消息……”

自来也将卷轴捏的微微变形,承认了教授弟子的事情,“轮回眼的持有者应该只有长门才对。”

“关于这一点,我倒是有不少重要的情报。”秀一忽然开口道:“大约在几年前,我也和轮回眼交手过。”

几人同时惊愕地看过来。

“出手攻击我的…不,是攻击红,他们似乎认出了我的身份,想寻找软肋下手,袭击者应该有4个人。”

水户门炎追问了一句:“你怎么当时没通知村子?”

“因为那次遭遇是在战争中,看起来没有什么异常。”秀一解释道:“我击杀了对方两人,还有两人像是被通灵走。”

“对方单体的实力不算强,配合倒是比较默契,但与传说中的轮回眼相比,威力差了很多。此后我还专门检查了尸体……”

秀一拿出上衣里的卷轴打开,透明罐子中赫然存放着一只轮回眼,“我将两双轮回眼都收集起来,回村经过详细检查,发现和普通眼睛并无二样,完全没有查克拉和瞳力。”

“考虑到这种强悍的眼睛总不可能批发一大堆吧,我就认为只是外形相似。

不过这次团藏长老又碰到6个疑似拥有轮回眼的人,结合当年的一些细节,我大概摸清了对方的底细。”

“是什么?”自来也急切询问道。

“当年的袭击者蒙着面,在我干掉他们后留了记录…”秀一又拿出一副画卷,上面有两张清晰人脸,分别是畜生道马尾男和人间道长发男,

“我认为他们都只是尸体!也就是被轮回眼拥有者所操控的傀儡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两位顾问听完一惊。

“这……”自来也紧盯着人像,没一会儿心中剧震,“画上这两人我都恰好见过!尸体?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秀一从容不迫摸出一截黑棒,“这群人身上插满了这种黑色铁棒,经过我的研究,发现此物应该是融合阴阳遁制造出来的,能干扰人体内查克拉流动。”

“当时击杀对手我还没注意,现在已经回忆起来,他们尸体的冷却速度远超正常死者,倒下没多久就变得很僵硬。”

“结合火影大人这次遇到远距离操控的秽土体,前面说过被通灵走的现象,大概可以推测出,操控尸体的轮回眼拥有者其实就一人,他只是躲在暗中没露面。”

“要知道,类似卡卡西这种天才,承受一只写轮眼都快扛不住,那么轮回眼的使用者必然有惊人的查克拉量。

是不是您口中的那个长门,再核对一下情报即可。”

几人接受大量信息,一时间震撼得不清,回过神来的转寝小春立刻出声道:“自来也……”

“您不必多问,长门他是漩涡一族的遗孤,而且忍术天分很出众。”

自来也将铁栏杆捏得咯咯作响,内心极度沉重,“长门、弥彦、小南…这些年发生了什么事,为什么你们会有如此作为……”

“这件事情交给我去追查,一定会给村子一个交代!”

“您现在着急也没用,如果单人和轮回眼对上,难免会遭遇不测。”秀一淡定分析道:“世界这么大,对方袭击完团藏长老,肯定会竭力隐藏行踪,直接找人非常困难。”

“但想要确定那个轮回眼持有者的身份并不麻烦,您可以代表我们木叶出使一趟雨隐村,和半藏开门见山说起此事。

若事实真如此,木叶和雨隐村就有共同的敌人,想必对方一定会选择合作。等寻找到敌人行踪,再派出精锐力量解决。”

“秀一说的有道理。”

三代火影一辈子大风大浪见多了,尽管自来也的徒弟杀害了团藏,他在心累时也做出正确判断,

“而且大蛇丸突然将目标对准我,很可能与轮回眼牵扯不清,通过这条途径去寻找线索,比胡乱出击有效得多。”

自来也犹豫半响,低沉的声音缓缓传出:“我明白…”

望着自来也离去的背影,秀一不知道对方心里如何看待所谓的预言之子。

给世界带来巨大的变革,居然从木叶村高层的死亡开始?

“不对啊,那个老蛤蟆好像还说过可能会给产生灾难…”秀一转念一想,心里吐槽道:

“吗的,真是老奸巨猾,好事坏事两头下注,中标的概率相当大,而且途中还能随时更改,不愧是癞蛤蟆……”

自来也走后不久,当秀一准备继续去忙村内事宜,水户门炎的声音突然传来叫住他,“秀一,等一下……”

在他转头过来前,三代和两位顾问已经互相点头确定,

当秀一看向他们,猿飞日斩主动出声说道:“我打算在近期正式任命你为第五代火影,有些准备工作需要你配合完成。”

秀一满脸平静,此前医疗班长偷偷和他说过,三代这么大的年龄受到重伤,对身体根基破坏严重,很可能寿命无多,大约剩下个两年不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