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秋抚觞,这辈子我只爱过你,我希望,无论有没有我,你都能幸福。”花瑶说道。

她有把握可以打败柳绪桥,但是那天打破星渊的束缚,救走柳绪桥的人是谁尚未可知,若那人比柳绪桥还要强,下次柳绪桥来的时候也许会带上那人,她的胜算很小。

还有诸神之中还有多少像柳绪桥一样的她也不知道,席森说过柳绪桥位高权重,若是他举兵而来,席森的守护未必能保住这个小世界,她不能眼睁睁看着朋友们连同这个小世界被毁灭。

“你想让我忘了你,没有你,我就不会伤心,全世界不再有你的足迹,我去找别的女人,过普通幸福的生活吗?阿瑶,你好狠的心。”秋抚觞平淡说道。

并非他不气,只是他舍不得冲花瑶发火。

“如果现在狠点心,可以让你后半生过得快活,值得。

我不想你后半生像花镜沉一样消沉,你比他爱得更深,若是你消沉,我不知道你会做什么傻事,所以,忘了吧,答应我好吗?”

花瑶眸子里泪光闪烁,她这次真的没有把握,死并不可怕,可若她走了,秋抚觞怎么办,他会发疯的,会和她去了的。

他还有大好的日子没有过完,他的人生还很精彩。

秋抚觞亲吻花瑶的发顶,“阿瑶,我可以答应你的所有要求,但无论是谁让我离开你,都不可以,就连你自己也不可以。

从第一看开始我就没想过放手,现在你是我的女人,便是死,你也别想甩开我。”

“你太傻了。”

“为了你,再傻也值得。”

……

……

花瑶养伤这几日,国际上也不安稳希瑰里岛的罪证被查证,各国一致同意解散希瑰里岛,对其上的异兽进行查封,而流里尔等易容后为非作歹的各国通缉要犯归由该国进行处理。

没有国家再敢为希瑰里岛,为流里尔说话,但不代表没有人事先向流里尔打小报告。

流里尔对国际各国宣战,说是只要各国有胆,尽管来希瑰里岛,他等着。

各国组成一只讨伐军队,带着优良的武器,以必胜之心去往希瑰里岛,却没想到,流里尔丧心病狂,放出异兽来,拥有各种技能的异兽联合作战,国际联军第一战便以失败告终。

这一战引起各国的重视,流里尔拥有如此的力量必定是个隐患,而且流里尔在暗地里已经开始对各国下手,各国都不知道身边会不会隐藏着希瑰里岛的奸细。

而且流里尔手中握有控忆药剂,或许他就对哪个国家要员使用过,而他们根本无处查证。

这些细节罗列下来,各国领导人无一不背后一凉,这也更坚定了各国要讨伐希瑰里岛的决心。

奈何希瑰里岛现在羽翼已丰,要想推倒希瑰里岛,推倒流里尔的统治,必须再做掂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