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56回 尾声(1/2)

被李东伟从六楼推下去的华奋强非常幸运,他是跌至上个月才新搭建的尼龙绳绷的花棚上,经花棚尼龙绳网反弹后把尼龙绳蹦断缓冲之后,他才跌落至楼底。

奋强被及时地送到医院抢救,总算捡了一条命回来。

说来也怪,这个花棚原本是没有的,在两个月前,由于楼上的办公室不小心砸下一个花盆来,差点把过路的行人砸伤。为了避免公司类似的情况发生,公司办公室主任专门请来了做蹦床的公司做了这个花棚。当然,为了美观,这家做蹦床的公司并没有将花棚做成蹦床的样子,为了让花棚看上去更加美观漂亮,他们还在花棚下种上了葡萄和藤蔓植物,这些植物已经开始在,绷成网状的棚子上蔓延,要不了一两年,这些植物恐怕将要爬满整个花棚,再为大楼增添一抹亮『色』了……

这个花棚多少能够承受楼上砸下来的一般的物品,而不至于伤着人,当时没有考虑人会直接掉下来,因此,材料的强度稍微差了点,但也延缓了华奋强直接掉到地面对身体所造成的严重伤害,保住了他的一条命。

华奋强醒了,医生把他从死神手中抢救回来,经过几天的观察,他被送到了普通病房。

此时的杨秀芸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,见丈夫已经度过了危险期,她不禁握住他的手,百感交集,泪流满面,嗔怪道:

“我叫你防着他,你就是不听我的……太大意了,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,你叫我怎么办?你叫我怎么活?……”

奋强笑着说:“我没事,我到阎王爷那里去报道,他不要我,告诉我,我要活到100岁之后,才接收我呢。”

冯蕊蕊对母亲和杨阿姨两人对警察拿给她们辨认的监控录像,矢口否认不认识李东伟极为不满,她跟母亲回滨城后,想不通,她们不可能包庇李东伟,究竟是为了什么,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们不想认错人了,怕冤枉人,招惹不必要的麻烦。

她想:

第二天一大早,冯蕊蕊借故有事离开了滨城,她直接往市公安局奔去。

冯蕊蕊找到了昨天下午给她们看手机录像的那位警察,这位警察就是刘警官。她急切地告诉刘警官:

“你给我们看的那个黑影,我敢认定黑影就是我的养父李东伟!”

刘警官问:“你能肯定吗?”

冯蕊蕊把李东伟的特征说了出来:“虽然录像中的人影模糊,人脸被手巾遮盖,身子矮小有点驼,但他的整个身影我非常熟悉,特别是他走路时微微有点跛脚,这个特征一般人还不注意。我知道一定是他把我父亲推下楼的。”

刘警官点头,说:“他还涉嫌两个交通肇事案的两条人命。”

冯蕊蕊问:“难道我父亲蒋端祥的车祸是李东伟制造的?”

刘警官点头回答:“是他一手策划的。”

冯蕊蕊着急地说:“你们要赶快把他抓住,不然我们的父母危险了。我的两位母亲太善良了,她们一直想用以自己善良的心去换取别人的善良……”

刘警官摇头说:“你说的这种事将来不可能再发生了。”

冯蕊蕊问:“为什么?”

刘警官告诉她:“李东伟已经死了。今天上午传来消息,我们在新津河的下游,找到了李东伟的尸体。”

“他跳河『自杀』了?”冯蕊蕊可不相信李东伟会『自杀』,在她心里,这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无赖,无赖是不会有自省心的。于是,她说,“他是最怕死的,不可能『自杀』!”

“他是大前天晚上,为了逃避警察追捕,逃到新津河的河心岛上,想不到一场罕见的暴雨,把河心岛淹了。李东伟在临死前给110打过电话,向警察求救,可惜已经来不及了,他被洪水冲走了。这也许是他作恶多端遭到的报应吧。”

冯蕊蕊听到李东伟死了的消息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说:“这下好了,我母亲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