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番外 (后来的事)(1/1)

番外写不动了,来悄悄剧透点他们未来的点滴:

比如虞容还会有另一个儿子,或者另一个女儿,而虞墨戈依旧重女轻男;

虞墨戈不仅仅文墨武戈,而且商行被他经营得蒸蒸日上,赶追陶朱公,从当初貌美如花的那个“逆袭”成为了赚钱养家者,容嫣捧着账簿表示:虽你逆袭成功,我依旧没能成为貌美如花的那个,不说了,继续算账;

夫妻二人珠联璧合,为国捐资毫不含糊;虞墨戈久居两浙间,没少了为秦敬修出谋划策,抗倭除患;

据说不为官后,虞墨戈与海上巨魁罗直关系极好,罗平豪爽,为了表达亲近之意,嗯……送了虞墨戈……两个小妾,虞墨戈哭笑不得,退了,但从那以后便在海上落下个“惧内”的名声,容嫣笑了,表示:这个可以有……

如果不是英国公三天一封家书地催促,虞容也不会那么早回京。他们不回京无所谓,韫玉必须要回,英国公可是眼巴巴地等着自己这个小曾孙回来继世子之位呢!

再之后,十六岁的宝贝女儿怀珠要出嫁了,虞墨戈瞪视准女婿,颇有种沙场上寸土不让的勃然气势,把女婿震得瑟瑟不敢多语,生怕哪句恼了这位神武岳丈,他手里握着的雁翎刀便会兜头劈下来,果然找个当将军的岳丈危险系数太高……

可事实上呢,女儿大婚当日,送新娘出门后,容嫣母子却发现虞墨戈不见了,两人寻遍了英国公府才在后院的小花园里找到了他。这位神武岳父大人,正倚着女儿最喜欢的秋千暗自伤神,模样好不怜人,发现妻儿后还偷偷试了试眼角。

容嫣真是哭笑不得,带着儿子上前安慰,怎知越哄越是糟糕,他竟道了句“我这便开始思念她了。”韫玉愣住了,扑哧一笑,道:“要不要我穿上女装给父亲解忧?”

这时候居然还敢开玩笑,虞墨戈瞧着韫玉那张和女儿一模一样脸,横了他一眼,一母同胞的他怎就这么不可爱呢!于是不由得皱眉,面相清冷,峻峭不减当年。

怎岁数越大,越像个孩子呢。容嫣抚了抚他眉心温柔道:“不是还有我吗……”

之后成为英国公世子的韫玉第一次随父上战场,容嫣日日为丈夫和儿子祈福;韫玉娶亲,好巧不巧地,偏就娶了寄临和皎月的小女儿。这姑娘欢脱极了,小两口志气相投,说要把酒赏月,半刻钟都不等,便是寒冬腊月也敢立于风雪中尽兴。结果是,他们俩哆哆嗦嗦赏月,大伙抱着火炉磕着瓜子饶有兴致地在房里赏他们,还要赌上一把谁先忍不住进屋。虞墨戈看着韫玉哼道:这智商,真不随我。于是赌了他!最要命的是,他居然赢了。

再之后,虞容第一次当祖父母,六十九岁那年当上了曾祖。这会儿,他终于理解当初祖父英国公的心情了,有事没事便拿着松子糖跟在小曾孙屁股后面哄:乖,你当世子,曾祖给你糖吃……

当二人终于意识到自己年老时,与其他夫妻不同,他们没有挽臂回溯过去,而是在憧憬来世。转眼百年,同墓同『穴』,二人阖上双眼的那刻,又一个轮回开始了。这一次,千万别让彼此等得那么久……

(ps.还有,嫣儿,下辈子还是多生几个女孩吧。)

作者有话要说:真想把这故事讲到天长地久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