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后的警告,是我仁至义尽的表现。

至于约翰·戴维斯会怎么做,就不是我该管的,也不是我能管的了。

回到家,同家人吃了顿晚餐,就带着丽姿直奔飞艇基地。

虽说已经乘坐数次魔法飞艇,可丽姿依旧对这种能飞上天的载具相当感兴趣。

她趴在窗子上,不断向外张望,夜晚的月光城只有朦朦胧胧的光晕,辨不清是丛林还是建筑,又或者说,月光城本来就是一个由丛林构筑的国家。

小孩子对于喜爱的事物总有种异乎寻常的执着,就拿丽姿来说,她也继承了我的爱好,喜欢在静谧的夜晚看星星。

闪烁的星光像极了眨动的眼睛,而丽姿,却一眨不眨的凝视着这片星光。

她是那样的认真,好像要连同星光闪烁的频率一起,牢牢记在心里。

一直到她终于有些眼疲劳,开始不断揉眼睛的时候,我才开口问道:“你也喜欢看星空?”

“唔”丽姿点了点头。

“那为什么平时不和我们一起看?”

“因为......因为......”她支支吾吾,似乎在危难,又好像在害羞。

“好吧,我来猜一猜”思忖片刻,我问道:“是担心台阶脏,不想弄脏衣服?”

丽姿连连摇头。

“嗯......是担心踩到小吱和塞仑的粑粑?”

丽姿的头摇的更厉害了。

“那是......害羞?怕尴尬?”

这回,丽姿没再摇头。

原来是害羞啊,也难怪,那段不受待见的往事,已经深深铭刻在她心里,成为她难以忘记的梦魇,这段梦魇,只能靠着家人的关怀与爱护,层层剥落,最终还她一个不再畏惧,敢于面对人生的自我。

但是这个过程,何其之难,好在我早已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。

临近十点,丽姿依旧没睡,很快,侍者送来夜宵,一盘蔬菜,几片烤肉,一碗稀粥,外加一条炸小鱼,饮品则是一大杯鸡尾酒。

夜宵刚刚端上桌,就把丽姿的视线彻底吸引过去,连星空也不看了,就一个劲儿在那里咽口水。

“一起吃吧”我道:“但酒不能喝。”

说着,我将酒杯端起,一口喝掉一半:“酒是我的。”

她点点头,开心地跑过来,拿起筷子,兴高采烈的吃了起来,浑然没有发觉,整张餐桌,只有那一双筷子。

这并不是侍者的错,因为侍者在上岗之前,曾接受过类似培训,像丽姿这个年纪的孩子,不该吃夜宵,容易消化不良。

明明知道这一点,但我还是不忍心看到丽姿咽口水的小可怜样,每次看到那个表情,我的心都会抽搐一下,很疼。

丽姿狼吞虎咽了会儿,才察觉到我始终没有动筷子,她疑惑的看了看我,又看了看桌面,歪头思索片刻,突然意识到了什么,啊的一声惊呼,接着一脸愧疚的站到我跟前,双手捧着筷子,像极了做错事情,等待家长责罚的孩子。

我温和的笑了笑:“吃吧,我不饿。”

丽姿一眨不眨的凝视我,观察我的表情,过了会儿,她下意识松了口气,又回到桌旁,继续狼吞虎咽起来。

杯酒下肚,胃里暖和和的,枕着双手,靠在沙发上,我开始琢磨明天见到杜威大师以后,可能聊到的话题,以及可能遇到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