妖精女皇放下茶盏,伴随着一声清脆细微的响动,她略显低沉的声音再度响起:“小毅呀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赞同阿娜丝塔的话。”

“哦?你就没有什么不同意见吗?”

我摇摇头,道:“在与卡特·霍顿聊天的时候,我并未察觉他有丝毫不安,反倒是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,所以我猜想,艾瑞城目前尚在他掌握之中,这种时候贸然出兵,非但不会有效的削弱卡特家族的地位,反而会因为侵略者的身份,刺激到艾瑞城的平民与贫民阶层,使之心向卡特家族,团结一致,共同对外,届时,我们的处境将会相当糟糕。”

妖精女皇笑着摇摇头,用食指虚空点了点阿娜丝塔和我,语重心长道:“你们啊,还是太年轻,看不出这其中暗藏的虚虚实实,真真假假。”

略带遗憾的轻叹一声,他又道:“不过也罢,能让你们涨涨见识,增点阅历,哪怕少攻城略地一次,也算不得什么。”

阿娜丝塔疑惑的望向妖精女皇,不明其意。

我也皱起眉头,神色凝重,一时也想不明白女皇奶奶为何要说出这番话来,难不成卡特·霍顿的从容都是假的?他已经陷入内忧外患的绝境了不成?

正百思不得其解,一名侍者匆匆而来,单膝跪地,并呈上一封密函。

接过密函,妖精女皇摆了摆手,侍者起身离开。

拆开封印,展开密函,略微打量几眼,就把密函随手丢在桌上,道:“看看吧,从艾瑞城过来的。”

我纳闷的拿起密函,轻声读了起来:“整年税收金额,三百零一亿金币,整年消耗金额,四百亿金币整。”

并在密函中下部分,附上一本精薄的账簿。

“这是......”

“这是艾瑞城今年的收入与支出”妖精女皇道:“九十多个亿金币的空缺,只能从国库里支出,然而这还只是今年的空缺,空缺最大的那一年,是灾厄横行的那一年,仅那一年,艾瑞城就掏空了一半国库。”

端起茶盏,她轻轻拨弄杯盖,拨开漂浮的茶叶,抿了一口,轻吐浊气,道:“如今的艾瑞城啊,靠的全是从你义父那里借来的钱维持运营的,它自己,早就成了个空架子。”

闻听此言,我忽然想起卡特·霍顿与我共进晚餐其间,状若不经意间说出的那句话:艾瑞城曾是和风大陆首屈一指的商业帝国,未来也一定会重登巅峰。

现在看来,他这话并不是说给我听的,而是希望能通过我,转达给杜威大师,好叫义父慷慨解囊,援助他解决燃眉之急。

该死,早知道他有这般心思,我就不该把这话说给杜威大师听!

“看你一副悔恨交加的表情,是做了什么不大妥帖的事吗?”妖精女皇语气悠闲的问道。

“是”我点点头,将与杜威大师的对话说给她听。

“算啦,权当做卡特家族气数未尽,就让他们再逍遥一阵子吧。”

一旁的精灵女皇放下账簿,不解道:“既然您已料到艾瑞城正处内忧外患,我们为何不趁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开疆拓土呢?”

妖精女皇轻笑一声,摇摇手,道:“已经来不及了。”

“为何来不及?”她更好奇了。

“在小毅把与卡特·霍顿的对话原原本本说给杜威大师听时,恐怕大师就已经做好了决定,他不会让自己的钱白白打水漂的,所以即便我们打进了艾瑞城,恐怕也将会蒙受极大的损失,遭遇难以想象的阻力......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