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所谓‘一日行窃,终生为贼’。

并不是说,盗窃过一次的人,一辈子都将是贼,而是说,曾经有过盗窃经历的人,一旦周围出现盗窃之事,就会在第一时间被当成目标。

使徒倘若平时乐善好施,收拢人心,甭说入侵者兵临城下了,就是真有入侵者杀入城内,甚至占领了魔界,这些魔族子民也会众志成城,不断给入侵者制造麻烦,只图有一天,能让使徒重登帝位。

不过呢,以上也只是一厢情愿的臆想罢了,毕竟这里不是蔚蓝星球,普通居民与冒险家之间的实力差距堪比天谴,哪怕掌握了高科技武器的平民,也照样不是实力稍强一些的冒险家的对手。

想要依靠人数登临大典,根本就是痴心妄想。

或许正因为这一点,使徒从来就没把普通人类当做人类看待,只当做蝼蚁,或工具。

说起来,和风大陆与魔界的情况也都大同小异。

和风大陆的皇族阶层与贵族阶层对待非冒险家的平民的态度,绝大多数时候也只不过是把他们当做工具而已,或许有那么一小撮,会把平民当做人类来看待,但在相处的过程中,也会不自觉流露出高高在上的态度。

甚至有些地方,譬如说艾瑞城,对待贫民的态度,与魔界对待贫民最差的那几处无法之地的态度相当。

联想到这些,我不禁轻叹一声:兴百姓苦,亡百姓苦。

叹息归叹息,但既然魔界没有陷入到最危急的时刻,我也就没有去魔界帮忙的意义。

毕竟那里不是我的故乡,也不是我的主战场,更有那么多使徒坐镇,暂时还乱不了。

于是乎,在我不断的安慰下,海洛伊丝的态度总算缓和了许多。

海洛伊丝的事情搁置不提。

盗墓行动结束的我,又重新开始去地下城刷起怪物来。

在每天不断的攻伐下,我们已经逐渐习惯了与魔化蜥蜴的战斗,并且掌握了不少要领。

由于掌握了越来越多的刷怪技巧,我们攻略魔化蜥蜴的进度也越发的顺利,几乎每一天,我们都能够干掉数量庞大的魔化蜥蜴。

与此相对的,我们的经验也越来越多,很快,就达到了经验条的临界值,并且在与一只精英魔化蜥蜴,又或者说,是与地行龙的对战后,我的等级,顺利突破了十四级,总算是能够在等级上,踏入国家力量的门槛。

然而,踏入国家力量门槛的我,却从未收到过一封来自国家力量组织的邀请信。

我对此颇感失落。

杜威大师看出了我的烦闷,在问明原因后,笑呵呵道:“你要是真想加入国家力量组织的话,随时随地都能如愿,但想要他们给你发邀请函的话,却是不可能的。”

“为啥啊?”我不解道:“我的等级已经达标了,实力也摆在那儿,各项都符合要求,为什么不给我发邀请函啊?”

“因为你的身份啊”杜威大师笑呵呵道。

“身份?”我纳闷道:“这根身份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你知道各国为何要组建国家力量吗?”杜威大师反问道。

“不是借此聚拢强者,为国而战吗?”

“那只是大义”杜威大师摇头道:“真正的原因,却并不在此。”

“那是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