带来的两套装备,都是最贴近奥兹玛描述的,不过,由于并不是完全一致,所以我也不敢肯定,是否是正品。

奥兹玛拿起装备,端详了好一会儿后,点头微笑道:“没错,就是这两套。”

“哦?”我好奇道:“这两套只是普通的附魔装备啊,你和卡赞既然身为佩鲁斯帝国时任最高军部长官,最起码也应该是人手一套魔法装备才对吧?”

“你想多了”奥兹玛自嘲一笑,道:“魔法装备从来都只有皇族成员能穿,即便我们是最高将领,也只有普通的附魔装备可以穿戴。”

末了,他冷笑道:“这就是皇权至上吧,不过有句话这么讲,君之视臣如手足,则臣视君如腹心;君之视臣如犬马,则臣视君为国人;君之视臣如草芥,则臣视君如寇仇,佩鲁斯帝国的君主如此对待部下,可想而知,臣子们又将如何回馈帝国,哼,想必,这才是导致其亡国的最重要因素吧。”

“或许吧”我道:“但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,我完成了我的承诺,也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了。”

“不留下喝杯酒吗?”奥兹玛的语气依旧阴阳怪气,但能够清楚的感觉到,这一次,他是真心的。

“不了”我摆摆手,拒绝道:“我要先回和风大陆,给家人鸟枪换炮,以应对即将到来的战争。”

“也罢”奥兹玛道:“毕竟和风大陆才是你真正的家。”

“哈,不用说的这么阴阳怪气吧”我笑着回应道:“如果有需要的话,我还会回来的。”

“但愿不会有这么一天”奥兹玛咧嘴笑道。

再次开启传送门,我又重回到和风大陆,并在休息一天后,再次出发。

抵达约克汉城以后,我二话不说,召集人手,朝着下一座陵墓进发。

一晃就是一个月。

在这一个月之中,我们一共盗掘了将近二十座陵墓,挖掘出的魔法装备近百件,附魔装备近千件,附魔矿石数吨,各类贵重矿石数百吨,精金秘银近五吨,可谓收获颇丰。

魔法装备全部被我扣了下来,除了给我的家人装备以外,余下的,都交给了杜威大师。

至于附魔装备,则选出部分我觉得不错的,交给雷恩老板与莉蕾亚,由他们随机分配给适合的部下,余下的,则三分之一分给杜威大师,三分之一分给西蒙斯·洛克,还有三分之一,经人秘密送到月光城两位女皇陛下手上,由她们定夺要交给谁。

至于各类矿石,附魔矿石,精金秘银,则统统二八开,两份交给西蒙斯·洛克,八份儿由我自己处置。

我既不是锻造师,也不是铁匠,自然也就对锻造矿石一事毫无头绪,于是将这些矿石统统交给杜威大师处置。

余下的金币,银币,珠宝,雕饰,则被我拿出三分之一左右,分发给随我行动的一众人等。

这直接造成,约克汉城多了一群暴富之人。

这群暴富的冒险家中的绝大多数,都选择了放弃冒险家职业,或是将金钱投入到商业活动中,或是花钱购买贵族身份,好借机登上权力阶层,还有一些,则选择躺在金山银山上,纵情享乐。

经商的冒险家,或许会投资失败,但之后的生活还都不错,毕竟他们每个人都至少分得了数千枚金币,以及更多的银币,在普通家族一年只能花费一枚金币左右的物价下,哪怕他们失去了一半以上的财产,也照样能够获得十分滋润。